Limbo
【米加】你愿意相信我吗?
作者 DeepWriter
译者 陳費力
借冬奥会东风,而且看減肥本很歡樂,於是翻了篇米加短文
授权


Yes it is the underground railroad. I'm glad you picked that up! :)

And yes, you may translate it. I'm honored that you asked! :)



不知道你還信不信我。如果我告訴你我很抱歉呢?如果我告訴你,以往我做的一切都是爲了讓你開心呢?要知道,我一直關注你。你以為自己是透明的,沒人看得見你。我知道你的想法。你絕望地抱緊熊二郎縮在椅子里的時候我看得出來。沒錯,我還知道你的寵物熊的名字。每次我站起身說了什麽蠢話……那是爲了逗你開懷一笑。不是要惹惱你。我知道你不明白(我的心意),不過我想看你微笑,只要多笑一次就好。

還記得嗎,小時候你一直把我當成hero,是我的鐵杆粉絲。還記得嗎,每當亞瑟喝醉發酒瘋,每當弗朗西斯留下哇哇哭著的你,我會來你房間抱抱你?我以為你已經塵封這段記憶……就像你用力把我推出去一樣決絕。

我還記得你不再把我當成hero那天。那天我燒平York(譯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東南部城市?),因為你不肯跟我一起。你還得忍受那個混蛋亞瑟·柯克蘭。我記得你眼睛的顏色——絳紫色。

嗨。你還不明白嗎?我可愛的甜心,小加·拿·大,我的馬修。你難道不知道我能讀懂你的眼神,看出你的內心嗎?他們會變色哦,有時候是閃著幸福光芒的湛藍色,生氣的時候變成絳紫色——你生氣的時候看起來好像要毀滅地球啊;你搗蛋的時候眼睛是翠綠的……逆來順受的時候眼睛發灰……還有那恐怖的藍紫色呀,你的眼睛已經保持藍紫色很久了。不論何時你的眼睛變成那藍紫色……我都知道你很傷心,傷心到連你自己都不曉得的自己身體某部份在發痛。不過最糟的事是,那藍紫色漸漸變成灰色。

你不該放棄,不是爲了誰都看不見你那事兒。我能看見你。我一直看得見你。我一直看著那個聰明的男孩,那個一舉一動眼中都寫滿無辜,大大黑體寫著的“無辜”二字。我一直讚賞這你這一點……當人人都在為自己做過的可怖之事攪得心煩意亂不得解脫的時候,你一直那麼純潔,和你家的皚皚白雪一樣純潔……白雪沖洗淨血跡,也對踩上自己的人一視同仁……美麗的白雪……和你一樣,從各個方面來說。

我知道人家叫我“自由國度”,每聽到這詞我都會大笑著挺起胸膛說自己引以為傲,沒人忘記。其實呢,我只想苦笑,向他們大吼。我不是自由之國!你才是!當我憎惡黑人,使其為奴時……你為他們做了很多……幫他們逃離我的仇恨之地(譯注:捏他“地下鐵路”Underground Railroad http://zh.wikipedia.org/wiki/地下鐵路_(秘密結社) )我與所有人為敵,你卻與所有人為伍。我知道,是你說服伊萬·布拉金斯基不動用那些核武器。別人說的話都見鬼去吧,我知道是你說服他的。

那麼,馬修·威廉姆斯,真正的北方強盛自由之國,你願意相信我嗎?如果,我為自己對你做過的一切說聲抱歉呢?為我曾在通往權利榮耀途中讓你覺得自己渺小無足輕重?你為我做了那麼多,我知道自己沒法報答你……我只想讓你知道。

每次我喊著“我是Hero,我要拯救其他人”的時候,我沒看他們,我看的只有你一個。老王家有句話叫“一笑千金”(譯者臨時發揮,什麽一笑千金烽火戲諸侯啊混蛋)你知道不?我也是爲了你一個笑顏。我想看看你的眼睛……看著你眼睛變到和我一樣的天藍色我就知道你開心了。你我眼神相遇了一會,你眼中的痛苦看得我想退縮,想尖叫,想逃離,想躲藏,想幫助。阿爾弗雷德·F·瓊瑤我被扯向不同的方向,想要治愈你,治愈我的自大給你帶來的傷害,我還想把你推到聚光燈下。

你會相信我嗎?如果我說抱歉?



作者按:這和我以往寫的東西完全不同……這的確是阿爾弗雷德·F·瓊斯對馬修·威廉姆斯說的話,可我覺得自己得發洩出來。這個想法在我心裡生長了好久,阿爾弗雷德無需裝成一個Hero,(不)因為他就是Hero——而是因為他想讓人們歡笑。我在這無聊故事里重溫這些事,只是覺得每個國·家做那些事因為這就是他們做事的方式。

亞瑟·柯克蘭個酒鬼借酒消愁,因為他想遺忘,想逃避。

弗朗西斯·波普諾瓦個沒節操的四處調戲他人,因為他想迷失在歡愉中——逃避過去。

路德維希·貝什米特有強迫症,因為他想沉溺其中逃避傷害。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整天做意面,不為別的,他就是為專注于那個味道上。

阿爾弗雷德·F·瓊斯表現得像個英雄,因為想讓人們歡笑。

我覺得阿爾弗雷德只是個空有英雄外表的虛擬角色,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安撫沮喪悲傷的人。……后略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