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bo
【立波】最终分割Final Partition 第三章翻译
III.冰障

到处都在燃烧。托里斯在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烧焦的黑麦味让他透不过气来。是决心与恐惧在支配着他。他捂住嘴,竖起耳朵。周围只有熊熊火焰燃烧的声音。

菲利克斯在哪?他一定就在附近。菲利从不愿落单,尤其在这种时候。托里斯兜了一个又一个圈,找来找去,什么人都没有。

“波兰!”他喊道,“菲利克斯!”

四周开始变冷。

立陶跑遍四周,最后绊倒了/迷路?。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火焰正迅速被坚冰吞噬;那冰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托里斯【kicked at the ground】,竭力逃过冰冻。

“菲利克斯!”

“菲利克斯?”

托里斯撞上个什么才停了下来。他歪过头,正对上伊万的脸。那男人挂着一成不变的露齿笑容,一口白牙的反光穿过烟雾甚是刺目。托里斯忽然想起一个词“如芒在背”

“他是谁?”伊万问。

一阵气势逼人的笑声从一旁传来,是一个白发红眼的人和另一个从一开始就静静注视着他们的眼镜男。托里斯试图找出绿衣人,但眼前只有白色和暴力(不通ORZ)

“立陶!”

“菲利!菲利!”

“立陶。”

托里斯只是在开始时清醒了一小会。马上,他确认自己还困在梦魇中,困在那个到处是寒冰的地方。是的,他被冰封住,而菲利克斯失踪了。

“立陶。”

托里斯猛然扭过头。他看见床上在裹着所有毛毯的菲利克斯,下面垫着一堆枕头。托里斯不记得自己几时睡着了,也想不通坏了一条胳膊的菲利克斯是怎么自己裹上毛毯的,难不成菲利克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Ya'd……那个……”菲利克斯在嘟嘟囔囔地说梦话,“……做个好梦。闭上嘴。”

对,是完好无损的波兰。托里斯收紧双臂以御寒冷,放心地叹口气。菲利克斯还在。他很高兴,很高兴见到裹在绷带里的那人渐渐好转。

“咚咚咚”敲门声。

托里斯一个鲤鱼打挺,(菲利克斯不耐烦地咕哝,“立陶”。)托里斯赶紧拉过一条毯子挡住金发脑袋,也不顾病人睡觉呼吸空气是否通畅。他急急忙忙跳下床,冲出门去。半路上他就开始发抖。

菲利克斯未消失这个事实始终萦绕在他脑海中,而这大约也已经忤逆了伊万。托里斯脑子里只剩下躲在门后的浅发之人眼神暴戾,仿佛在斥责他。

他扭开门把手,语气中带着讨好,“找我?”

“托里斯!”拉脱维亚尖叫。

托里斯的肩一下垮了。

“哦,拉托”他呼出口气,“……”

“早上好?”拉托结结巴巴,“都是早餐时间了!您怎么还没准备好?”

托里斯一下握紧门把手。

“布拉金斯基先生回家了?”

“对!”他哭了。

托里斯拍上门,声音惊醒菲利克斯,他扒开小山似的毯子,张嘴正要大发牢骚。托里斯一个措手不及扑上前,要弄醒他。

“Budzi Si?Budzi Si?!”他喃喃地说,“醒来吧。起来,菲利。”

菲利克斯哀声叫,“那个,哎哟,压着我脸了,立陶。”

托里斯松手,向后靠去。菲利克斯在发烧。他细细端详那个半梦不醒的人。碧色的眼睛闭着,掩盖了平时的光芒。他的脸颊在发烫,热度久久不退。

菲利克斯开始咳嗽,“立陶,我…咳…饿了……咳,更要紧的,我想撒尿。”

托里斯紧张地伸手抚摸他的头发。

“稍等好吗?”

托里斯冲到衣柜前抓过一件,转像菲利克斯,边走边换衣服,还捡起地上一条领带。

“立陶,别。”

托里斯看向菲利克斯。他倚在毯子堆上偷窥着他。

“别什么?”他回问。

“别什么?别穿那个。”

就好似是几个世纪以来每一天发生的日常对话一样,托里斯又入了神;他条件反射地顺从地扒下外套。

托里斯拿过下一件最近的衣服:“女式束腰外衣?”

“不,那个”菲利克斯打个哈欠,“女式大衣。”

托里斯一言不发匆忙穿上件女式大衣,来到菲利克斯跟前,想听听他的意见/赞同。那人却靠在一边,睡着了。他在梦中痛苦低吟。

难捱的时刻终于到来。

伊万像以往那样坐在桌边,举着汤匙边笑边吃。比起食物托里斯不得不在伊万身上放更多注意力。大国总是要疑东疑西的,他怎么就能俘虏了菲利克斯,然后弃之不顾任由他从自己视线里消失呢?

“你今天看起来安分不少嘛,立陶宛”伊万这么评论。

托里斯正开口,“……嗯”

“还是没吃,Da”

“哦。”

爱德华和莱维斯放下手中餐具,抬起眼。托里斯看着自己的食物;他计划好一会把它留给菲利克斯的。

托里斯祈祷菲利克斯进了浴室能安生点。事实上不,直到走廊里菲利克斯还在闹。托里斯不得不捂住他的嘴,堵住咒骂的源头。生怕下一个拐角就碰上伊万。如果菲利克斯再为食物舒适度或是躺下什么的再抱怨几句那还能再雪上加霜一下【哎哟长句好混乱】。这每一种情景都让托里斯血液中的道歉之魂几乎要爆发。

托里斯算准了走到他发现他的那个房间时菲利克斯就该睡着了。他松手放下他时,菲利克斯还毫无意识地死抱着自己不放,愈发顽强地对抗伤痛。

托里斯决定速速离去,并反复承诺“我会回来的”。但他走前多看了一会儿。他看到挫折、痛苦、和恐惧。菲利克斯被吓着了。

“立陶”他命令

“立陶”

托里斯僵住

这昵称不是来自菲利克斯的声音;完全不是。那声音残酷、冰冷、吓人、带着屈就;而不是热烈、欢乐带着爱意的。听起来不对劲。托里斯看到了佯装微笑的伊万。

--------

译者:夹杂着一堆立/陶/宛语波/兰语拉/脱/维/亚语俄语的词汇诶我也记不清了,等以后一块整理


题目:APH同人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hoodooliet.blog126.fc2blog.us/tb.php/13-fe0c5c7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